《中国教师报》︱凌寒茶花报春开


发表时间:2019-03-13 作者:钟武伟来源:

钟武伟

麓山校园最早的报春使者,是一株株、一丛丛散布在不同角落的茶花。冬末至初春是茶花的花期,从上一年的腊月大寒时节到次年的正月立春前后,茶花似乎将蓄积了一年的能量,集中在这一农历跨年时段次第喷发。

茶花报春的仪式早而隆重。学校操场东侧古樟旁的那几株山茶,通风向阳,长得高大茂盛,每年花开得最早。还是隆冬季节,这里的茶花首先层层叠叠绽放开来,大红大红,饱满娇艳,满树满树,盖过绿叶,那气势热烈奔放,肆无忌惮。随后,其他角落的茶花竞相开放,花色除了红,还有白。这时候,校园这边火红一大片,那边雪白一大片,远处火红雪白夹杂着又是一大片,大片大片的绚烂茶花与操场上奔跑跳跃的大群身影,与大道上匆匆而过的青春脚步,还有满校园震天的朗朗书声,交汇成一股旺盛张扬的青春生命力。每当茶花盛开,孩子们就知道冬天即将结束,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。果然,不久沁园的垂柳开始吐绿,夭夭之桃开始灼灼其华,校园到处生机勃勃,春天真的来了!

到了三四月的春分、清明时节,伴着阵阵春雷春雨,茶树上残红残白的花瓣花朵如沉重的折翅彩蝶,层层叠叠地从茶树上坠下,再层层叠叠地铺满树底。从树上到地上,茶花又成为了校园一道飘零的风景,她们以这种同样隆重盛大而略显悲壮的仪式宣告报春落幕。

茶花有魂有根、忠贞不渝,她们不像柳絮一样随风而逝,居无定所,而是不偏不倚地落在属于自己的那棵茶树下,悄悄褪尽颜色,默默化为琼液,渗入土中,回到树根。第二年她们又窜入树枝,从碧绿的茶叶中探出一个个头来,绽开一张张脸来。茶花如此,而人不能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茶花的美丽轮回似乎在告诉校园的孩子们,青春绚丽而短暂,尽情绽放亦需倍加珍惜。

茶花娇而不媚,有天资之色;众而不俗,有傲雪之骨。她虽被古代列入“中国十大名花”之中,但古人对其喜爱程度,对其赋予的文化内涵,远不及名花中的“花中之魁”梅花、“花中之王”牡丹花,也不如菊花、兰花、荷花、桂花,甚至还不及杜鹃花与水仙花。古代诗词中吟咏茶花之作少之又少,这就是有力的佐证,这对茶花有点不公。

不过茶花也是幸运的,在这为数不多的茶花题材诗词中,我们能找到大文豪苏东坡一首吟咏茶花的七律,《和子由柳湖久涸忽有水开元寺山茶旧无花今岁盛开二首》中的第二首即是:

长明灯下石栏干,长共松杉守岁寒。叶厚有棱犀甲健,花深少态鹤头丹。

久陪方丈曼陀雨,羞对先生苜蓿盘。雪里盛开知有意,明年开后更谁看。

诗人开篇盛赞茶花与松树、杉树一道斗寒傲雪。颔联以神来之笔描写茶花之姿:茶树之叶坚硬有棱,如同犀牛之甲不可侵犯。茶花娇艳如同白鹤之丹顶,却无娇弱扶风之态。颈联中的“曼陀”是茶花的别名。尾联更是情味绵长:茶花在雪中为我有意而开,不知道明年还有谁会像我一样欣赏她。

东坡在诗中盛赞茶花坚贞之品,咏叹其娇美之姿,更引以为心心相通的知己。茶花受东坡如此青睐,当足矣!

(本文发表于2019年4月17日《中国教师报》)

 


 

copyright©1998-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 
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 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制作  
湘教QS7-201311-001684 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